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满园春色

文章来源:baobaobubu    发布时间:2019-11-07 00:45  【字号:      】

互为交融的饮食文化我国南北纬度相差很大,东西距离也很漫长,加上不同地区的地形、阳光、雨水等,出产着不同的植物

长兴背山面湖,地势雄峻,加之为苏浙皖三省的“门户”,使其为历代尤其是我国经济重心转移江南后的兵家必争之地

在不同历史时期,扮演不同军事身份的长兴,移民一直没有停止过:有战争年代移民迁入,有和平时期人口迁来,更有感受了长兴的经济发达、风光旖旎等原因而驻留扎根长兴大地者

不同的地方、不同的风俗,共同的生活环境又慢慢融合着不同的风俗

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长兴县开垦清赋局发给河南省罗山县移民余xx来长兴垦荒的执业执照

互为交融的饮食文化我国南北纬度相差很大,东西距离也很漫长,加上不同地区的地形、阳光、雨水等,出产着不同的植物动物

56个民族,饮食五花八门,同是汉族,东西南北差异也很大

河南、湖北的移民,来到长兴等地,也把自己原籍的特色食品带了进来

比如说,春节期间,河南移民喜欢制作糍粑,来到长兴后这种家乡习俗不变

用上等的糯米,在大锅里蒸熟后,放进石臼里,几个壮汉抡起木槌,像抡起斧头砍树般轮番捶打

个个热汗直流

打成胶状后,两个捶手连槌一起挑托着糍粑大团扔入一只铺好了炒米粉的大竹匾里

女人们一起糅,放在板上压,然后切成一大块一大块

一些边边角角的小东西,则送给一旁眼巴巴看了很久的小孩子们尝鲜

而本地长兴人在春节期间,一般都做团子

后来本地人也跟河南人一样,学起打糍粑,而河南人呢,有些人家时不时也做些团子

现在做团子在长兴农村比较盛行,过年、祝寿、过清明,无论是本地人还是移民,都喜欢做点团子,成了“规矩”,而打糍粑大概因为比较繁琐,要体力、要工夫,而且一旦打起来,可不是一点点就能歇手,所以渐渐在城乡势微了

河南移民,还比较喜欢腌菜

每年冬天,地里的白菜一担担收回来后,家里总会备起一只大缸,在油灯下踩腌菜

一层白菜团上去,撒上一层盐,然后在上面轮番而均匀地踩,直踩到出现汁水了,再铺上一层白菜,再撒上一层盐,再踩

当然,有时也腌制萝卜干、萝卜缨子、辣椒、大蒜跎子等

此外,还腌制肉、鱼灵异鬼故事、鸡、鸭、鹅等

腌咸菜下饭,是冬天直到第二年春上的早上稀饭佐菜

平时中餐或晚餐,家里也时备咸菜碗

因为当年的农村,荤腥少,无论大人小孩,体力消耗大,盐分流失多,而嘴巴常常没“味”,如此咸菜成为一种既调味又易得的菜肴

以后,这种“咸菜碗”延伸出了一种意思:艰难岁月、生命底色

移民带来的特色食品,不但丰富了本地的饮食品种,也给本地的饮食文化注入新的内涵

像河南等移民喜欢吃腌制食品,喜欢吃辣、酸,本地人喜欢吃甜,久而久之,本地人不但喜欢吃甜,也开始吃辣吃酸吃腌菜了

现在则是“不分”了,大家都“通吃”,形成了具有长兴地方特色酸、甜、辣兼容的饮食特点

移民影响着地名文化太平天国战后,本地人口稀少,最先迁来的移民往往入住遗存的村落,后迁来的移民,因为大村住不进去,最后只得在山边上或其它地方搭建茅棚作为暂时的居所,故后来很多开垦的移民被以“棚民”冠称

随着同地、同族人的陆续迁来,人口也繁衍很快,这样的居住区后来就发展成了一个完整的村落,长兴县这样的“移民村”,渐次形成了一批,有资料表明有57个之多

这些村的命名,有数种情况

较多的直接以姓氏命名,如沈家村,就是根据清光绪年间一批沈姓家族的人在该地定居而得名的,以这种方式定村名的,在长兴有24个之多

也有直接以移民原籍命名的,这是移民为了表达对故园的思念,也是直接区分其它地方的标志,如平阳村,系清末由平阳移民所见;徽州庄村,系徽州移民所建

还有以建筑物和地理位置命名的,如大棚子村,就是因为湖北荆州地区移民迁来开垦时,为了安全,搭建大棚子聚居,后来发展成村,也因此得名;古山庵村,因其村以前有一座规模较大的古庵而得名;南山脚村,系温州、台州移民在南山脚下建村而得名

还有的村名,命名中寓寄了移民的祈求,也反映了土著的心态

如会同村,村中居民多为清末一户苏北人迁移至此,后迁来的人多起来,就因大家“会同而来”得此村名

虽然在河南移民来之前,长兴县的自然村中,以“湾”命名的村落也较多,资料显示同治年间有51个,这些“湾”的得名,一般皆因该村处于河流的拐弯处而来,但自河南移民迁入后,长兴自然村中有“湾”者,成倍增加

1983年编印的《长兴县地名志》中多达162个,盖因为河南方言中,“湾”就是村庄之意

河南移民直到今日见面,陌生人间询问,便是“你住在哪个湾里?”但河南移民命名的湾,跟本地居民居住的湾,有一种差异

河南人的命名,一般是“姓+家+老(小)+湾”, 如“李家大湾”、“何家老湾”

加老或小,一方面有表示这个村人口的多寡、历史的远近,但更是一种河南人说话的“腔调”

而本地人则是“姓+家+湾”

这是一种不同地域文化的显现

河南人还有一个表示所住地方的称谓就是“坡”、“厂(场)”

现在长兴,陌生的河南人见面,会询问:“你是哪个‘场子’来的?”久而久之,“场”一词,在长兴人的土话中也常听见,这就是文化融合中的语言融合

“场”在河南语中,有草棚之意,这是移民来长兴时的处境的间接表征

当年由于属外迁而来,有点“居无定所”的感觉,哪里可以垦荒,就辗转哪里,所住的地方,临时搭个草棚,也就是“场”

久而久之,同族同乡的人来多了,能在一个地方扎根了,这个地方也就得名“姓+家+场”了

后来地方史志在编定地名时,就用了“场”或“厂”表示

当然,“场”或“厂”,在其它地方的移民区中,也常有称谓

长兴县境内,这样的村名可举出一长串,如河南厂、雷家厂、湖北场、江北厂、王家厂、闵家厂、茅亭厂、罗家厂、谢家厂、殷家厂、温家厂等等,不胜枚举

(内容节选自长兴县档案局2011年编纂的《地理?移民?发展》一书)满园春色 满园春色




()

附件:

视频推荐

专题推荐